壬寅年酒后随感

/ 0评 / 16

又是一个新年到,跟前几年有所不同的仅仅是今年醉的很厉害,缓了三天,头依然隐隐作痛,闻到酒精就会有生理反应(呕吐)。

对于一个酒精过敏的正常人类来说,喝酒如上刑,酒——这个世界上最惨无人道的刑具。

好吧,还是有随我心意的酒,那就是啤酒和红酒,尤其是生啤——烈日炎炎的傍晚,吃上几把串来上一大杯,那真是人生一大乐事;虽然对酒精过敏,但它仍然能成为我喜欢做的事情之一。至于红酒,尤其干红,我喜欢早餐或者睡觉前喝上一小杯,虽然一年到头也喝不了几次,但每次失眠,这招对我百分之百有用。

一个对酒精过敏的普通人

壬寅年正月初四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CAPTCHAis initialing...